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
 
木屋百科    
 

漫江木屋的文化考察

作者:mcl123888 来源: 日期:2016-9-10 14:43:55
 

长白山漫江木屋村落,是满族文化的古老遗存,日益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关注。2012 年 3 月“国际木文化学会学术研讨会暨长白山之旅”在抚松县召开,其重要考察内容是漫江木屋,这使最后的木屋村落重放异彩。长白山漫江木屋经历了一百余年的岁月,奇迹般地延续至今 清光绪 34 年,即 1908 年,长白府帮办、奉天候补知县刘建封率队踏查长白山,委勘奉吉两省界线兼查长白山松花、鸭绿、图们三江之源,调查中韩国界。这是人类第一次全面科学地踏查长白山,意义重大,影响深远。刘建封写下了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、《白山纪咏》等不朽篇章,是记述长白山文化的重要文献。 刘建封在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中记述了考察长白山的历程,将长白山山峰河流、自然资源、风物传说、城镇村屯等一一记述,可谓详实。 刘建封一行踏查途经漫江,记述到:“漫江营,在漫江下游,西北距东岗八十余里,有韩民三十余户”,已是一个村落。对河流漫江,记述道:“漫江,一名缦江,源出龙岗之长茂草顶,合数小水西北流百六十余里,至孤顶子山后,会于锦江”。

自清入关后,将长白山悉行封禁,国人足稀,却外邻潜入,韩民越境私垦甚众。漫江是个自然条件优越的地方,“江边多膏腴之田,韩民亦皆富饶。余至此食油麦、江鱼,均系亲手烹调,味颇厚”。刘建封“因购粮东上,住三日”。他得暇考察这里的秀美与富饶,有详细的描述:“时值天晴,江水有声、云山入画,樵夫牧童,往来不绝。耕者荷笠于田间,女子浣衣于江上。村内鸡鸣犬吠,相杂于书声、机声中。周围数百里外,毫无人烟。忽于深山大泽,独开生面,别有天地,俨然龙岗后一小桃源也”。他更在《白山纪咏》中写下赞美的诗句:“走过大荒三百里,居然此处有桃源”;“江干多少天然趣,呵者渔翁啸者樵”;“偶遇牧童骑牛过,汉书斜挂角头前”;又有一绝句:“门对大江西,山高月影低。苍茫云树里,逖听鹿呼麂。” 这些记述、这些诗句是刘建封对一百年前长白山漫江的千古绝唱,是漫江有史以来已知最早的文字记述,是中国历史上最高级别文化名人对漫江的评说。 这些长白山民当时住的房子是什么材料建造的呢?这里的村屯是怎么分布的呢?在《白山纪咏》中,用诸多诗句作了形象的描述: “最好两间树皮屋,半年浮住半年闲”; 东道新开日,苍茫近太初。两三间板屋,最好此山居; 转过山头闻犬吠,两三间屋野人家。

白山左右人烟少,百里还称是比邻。二百余年传五姓,一人两屋即成村。 这诗句中说的“树皮屋”、“野人家”,就是长白山木屋,是全用山里的树木叠加而成的木头房子,山里人称之“木刻楞”,原木叠垛在一起为墙,如同人的上、下牙咬合在一起。这种木屋是木墙、木瓦、木烟囱。 长白山里当年地广人稀,居住分散,一个山沟只有几户人家、几间木屋。 长白山里的木屋,是满族的文化遗存,保存着金代女真的建筑风格:“依山谷而居,联木为栅,屋高数尺。无瓦,覆以木板或以桦皮或以草绸缪之,墙垣篱壁率皆以木,门皆东向。环屋为土床,炽火其下,与寝食起居其上,谓之炕,以取其暖。”(《北盟会编》)这一地域文化为来这里垦荒、渔猎的“汉民”、“韩民”所承袭、所沿用。 1930 年,由县长张元俊修、车焕文纂的《抚松县志》铅印本中,对抚松县漫江镇有详细地记第 2 页 共 4 页述:“漫江镇,原名漫江营”,“距城一百五十里,土地肥沃,出产丰富”,“县属漫江及白山泊子一带尚有猎户散居其间四十余户,而漫江、紧江及头二道江、松花江并松香河之两岸住户亦多,以渔为生,而猎户以树皮木材苫盖房屋,高不过七八尺,可居一二人,俗名抡子,亦名蹚子、窝棚,有百年以上之户,俗称其人曰老东狗子,食物以鱼、兽肉为大宗,间食小米子,均由百里外背负而来,生计极简单。”

《抚松县志》较之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过去了 22 年,二者对漫江一带的环境、居民户数、民居等记述相符,变迁不大。县志中所说的“以树皮木材苫盖”、“抡子”、“蹚子”、“窝棚”,均为不同样式、不同用途的木屋,房上铺有“木瓦”或“树皮瓦”,长白山区的满族木屋文化仍得以普遍延用。 1988·田野考察中,重新发现漫江木屋 笔者自 1982 年起,开始作长白山区民间美术田野考察,其内容包括民间剪纸、民间刺绣、民间木雕、民间家具、民间编结、民间建筑等,多年下来,几乎走遍了长白山区。我的打法是考察与研究相结合、与收集相关艺术遗存相结合、与美术创作相结合。所以考察时装备有照相机、笔记本、速写本等。当然,还要多带点钱,见到“好东西”要买回来,这是保护的举措。对长白山木屋的寻找、研究经历了艰辛的过程: 1984 年 5 月,长白山区春暖花开,百树吐绿,气候宜人,是深入生活与田野考察最佳时期。

5 月 14 日乘汽车从梅河经辉南到达靖宇县,靖宇县原名濛江县,县境地处长白山腹地,平均海拔七、八百米以上,森林茂密,沟壑纵横。 5 月 16 日与靖宇县文化馆长、画家王杰夫到东兴乡四道沟村作田野考察。这里有百余户人家,多为山东流民,以伐木、采参为业。这里是木头的世界,家家都是木刻楞的房子,木墙、木瓦、木烟囱;室内是木桶、木盆、木勺子;庭院是木仓、木圈、木障子;运载器物是木轮、木车、木爬犁……延袭了满族森林木文化传统。住房多为三间,建房木料直径在 30cm 以上,约用原木 50立方米。因为当年,这里为原始森林所覆盖,可任由伐取,用以建屋,原木成为了最廉价的建筑材料,俯首可得。 至 1984 年,森林已被大量采伐,原始森林所剩无几,伐木造屋受到了严格限制,不可能再造这种木刻楞式住房,存世者均为上世纪 50 年代的“作品”。山民家家有个大园子,房子四周四、五亩地的范围均为自家领地,栽培人参、贝母,培植木耳、蘑菇,充分利用木材资源发家致富。 逐户采访,作记录、画速写……这是对长白山木屋的首次大面积考察,可以说积累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。

1985 年 4 月,我随通化滑雪队进长白山,考察、体验长白山之冬。这次进山最大的意外收获是得遇安图县文化局的李天录先生,他带着一本清人刘建封著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的复印本,我借来一看,大吃一惊,竟有如此有关长白山珍奇的古籍,竟多处记述长白山的木屋,刘建封这个名字和他的著述是第一次得见。我一个下午连一个晚上抄录这本书,因时间紧迫,只抄了 20 余页稿纸。上哪能找到这本书呢?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我四处寻觅,直至 1988 年,才从吉林师院购得李澎田主编的《长白丛书》初集,刊有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。这本书一直放在案头,反复阅读,成为了我开启长白山文化之门的金钥匙。 对长白山木屋,对漫江木屋,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岁月流逝,刘建封记述的漫江木屋还存在吗? 1988 年 5 月,即距刘建封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刊发 80 年后,几经安排,几经准备,我赶赴抚松县漫江镇考察木屋状况。 上世纪 80 年代,镇里只有几幢楼房,沿街有少数店铺为砖瓦房,除此都是木刻楞式建筑,仓房亦然,区别是住房墙壁抹涂黄泥,挡风御寒;而仓房不抹泥,其仓内通风干燥,利于储存粮食。沿着街道,成排的木屋,高过檐头的木烟囱也列成一行,清晨,袅袅炊烟在淡淡云雾中升腾。木烟囱上有的长满了木耳、木灵芝,如同雕梁画栋一般。房上的木瓦由于年久 氧化,淡黄色松木已呈灰色,如同青瓦般素雅;背阴处的木瓦因潮湿,长满了绿苔,如同琉璃般鲜亮。镇里有不少朝鲜族人家,他们是二十世纪 40 年代前后从鸭绿江南岸迁徙来的,也造木刻楞木屋居住,但屋顶不是两面坡,而是四面坡,即四坡水,建筑学上称之歇山式屋顶,为防风,屋顶的木瓦用木杆和石块压牢。 在镇里的漫江岸边,一字排开的是各家的烧柴垛。

山里人家的烧柴垛都很大,要占几十平方米的空间,够一两年做饭取暖之用,放在江边,一是可以不占庭院内的面积,二是远离住房而临近水边,有防火的意义。令人惊奇的是这些烧柴垛的堆垛方法各不相同,如同一件件的艺术品,形成了不同的款式、不同的风格,体现了山里人的勤劳、智慧和爱美之心。 漫江镇下属有个锦江村,旧称孤顶子,地处离镇子约 5 公里的密林中。我们穿行于树隙的沼泽中,羊肠小路弯弯曲曲,倒木纵横。这是个夹在沟底的小山村,清一色的木屋,顺沟的两侧分布,有三四十户,找不到一块砖、一片瓦,当时连塑料布也见不到,真是从古代遗存至今的木屋群。这是个重要的发现,让人振奋。 2004·保护漫江木屋的关键一战 1984 年以来,用了 20 年的时间,对长白山区的木屋作了诸多考察,除了抚松、靖宇、长白几县外,还去过延吉、新宾、桓仁、吉林等地作比较调查,积累了较完整的图像资料和文字资料。但是最令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还是漫江孤顶子,这些木房子还在吗?

时隔 16 年之后——2004 年 9 月 7 日,经过多日的准备,乘火车去松江河,由松江河林业局文化局主任、著名画家刘田军求了一辆吉普车送我们到漫江镇。9 月 8 日由林场美术作者王森秋作向导,乘车到孤顶子村。令我们惊异的是,这几十座木屋依然如昨,还有重新翻盖者,真是意想不到,堪称长白山下“木屋”第一村。我们作了“地毯式”考察,逐户调查,从房外到室内,从仓房到柴垛、障子,一一拍照、测量,并与居民访谈、记录…… 经全面了解,孤顶子的情况如下: 有的人家靠种植人参等山林经济致富,迁往交通方便的地方,另建新居,离开了这里的木屋。部分居民因劳动力少、家里有病人等原因未能脱贫,无财力搬迁,仍住在这里,且木屋坏损失修。这里有迁出者,更有迁入者,有多位来自临江市、四川省乐山、柳河县等地的姑娘远嫁这里,甘居木屋。她们个个年青端庄、穿着时尚、知书识字,她们的木屋收拾得干净整洁,院子里晒着人参、蘑菇、黄烟、五味子……充满生机,日子红火。姑娘们说;她们嫁到这里,是找到了精明肯干的小伙子为婿,他们早出晚归天天“跑山”,他们背着树皮筐,爬山、攀树,付出去的是汗,背回来的是钱,一年的收入不菲。这些年轻人的木屋是买的,只要几百元,重新扶正、抹泥,焕然如新,因为房木房瓦都没有腐朽。是山林资源——山林财源,吸引着年青人,也留下了木房子。这里丰富的山林资源,也吸引着几户来这里开炭窑,他们买了木屋住了下来,重新整修,宽敞明亮。窑主收取参地的树根,建土窑烧炭,这些树根是参农的废弃之物,愁得没法处理,空占许多土地。

如今用来烧炭,变废为宝。据称木炭供给多家硅厂,收入可观。没有迁出者,许多不是因经济困难而是舍不得这块宝地,在孤顶子西山顶上居住着几户人家,这里没有电,以蜡烛照明,木屋更为纯正,厨房里都有一盘石磨,用来碾米、磨面。劳动力都上山“抓秋”去了,只有女主人在家忙碌。一户人家的孩子还上了大学,在城镇工作。曾劝父母下山,但老人怎么也舍不得这里的木屋。 当年的漫江孤顶子木屋,有的主人搬走了,卖给新来者,有的翻盖了,有的迁往异地重新组装……长白山的木屋顽强地保存下来了。 漫江孤顶子考察归来后,我立即动手写考察报告,心情激动,日夜兼程,一气呵成《长白山下木屋第一村》,附图片十余幅。报告中陈述了长白山木屋的历史延革、木屋的构造与特色、漫江镇孤顶子木屋的生存现状、木屋文化的保护与旅游开发价值。 2005 年,研究专著《最后的木屋村落》出版面世 2005 年 11 月,《最后的木屋村落》出版,用近一年的时间著述完成。2005 年,距刘建封《长白山江冈志略》问世 97 年。

这本书的问世,备受关注:2007 年获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·学术著作奖;2009 年,长白山“满族木屋建造技艺”列入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…… 漫江木屋从 1908 年刘建封在踏察长白山发现并作了记述,从此开启了让后人认知长白山木文化的大门,至今历史前行了 100 年。这漫江木屋历经沧桑,仍顽强地屹立于林海中,却随着时代的进程、经济的发展,面临困境、面临消亡。 保护木屋、开发木屋文化,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,是完成刘建封等前辈未尽心愿,是为后人留下祖宗传承至今的原生态家业。一定要让长白山人创造的木屋文化得到传承、发展。




 
 
麦而林首页  |  麦而林介绍  |  麦而林新闻  |  麦而林能力  |  麦而林工程  |  联系麦而林
上海麦而林木结构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上海麦而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上海天创建筑工程发展有限公司
Copyright 2000-2017 www.mcl-china.com 麦而林木结构设计 上海麦而林木结构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t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56143号-1
办公地址:上海市中山西路1800号3楼E1座 工厂地址: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白石公路1222号 电话:021-54111167 传真:021-64401418
百度地图google地图